新闻中心

About GANGT

工行上收信用卡授信审批权限 否认将建独立事业部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蛋鸡养殖 > 文章

工行上收信用卡授信审批权限 否认将建独立事业部

  近日,接近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,工行总行中心授信审批部门大规模招聘,为将各个省行的审批权限全部上收总行做准备。   经济观察报就此事向工行牡丹卡中心相关负责人求证时,该负责人表示,工行于2017年开启了信用卡互联网化发展转型,实施了授信体制机制集约化运行改革。 目前,信用卡授信审批权限集中至总行牡丹卡中心。   与大部分通过独立事业部制开展信用卡业务的股份制银行不同,工行牡丹卡中心目前隶属于总行营销管理部门下的业务部,与个人信用中心并列,但对于工行是否有成立相对独立信用卡事业部的规划,该负责人表示“暂时没有”。   此前,信用卡业务一度被看好,成为监管放行商业银行设立独立子公司的首选业务,随着近期子公司、金融科技子公司陆续落地,信用卡事业部制迈向进一步独立是否有望迎来政策的东风?  授信审批权上收  多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在组织结构上已成立事业部制的信用卡中心,如、平安、民生、(,)等,通过相对独立的管理和财务核算,极大提高了信用卡经营的专业能力,信用卡发卡规模和盈利能力迎来突飞猛进的发展良机。

  以招行为例,其信用卡中心是国内首家在组织结构、基础架构和业务流程方面完全按国际标准建立的独立信用卡中心。 “在这种模式下,卡中心在各地建独立的销售分中心来管理,网点反而跟信用卡业务关联不大。

”一位信用卡行业从业人员对记者表示。   而对于工行来说,该行在2002年成立牡丹卡中心,据此前媒体报道当时正式设立事业部,以“直属机构”管理,在内部实行独立核算、垂直管理和专业化经营。

然而,事业部建设并不顺利,2006年左右牡丹卡中心被重新纳入职能结构,成为产品及营销部门之一。

  一位曾在大行信用卡业务部门工作的人士对记者表示,总分支结构下,大银行庞大的物理网点优势体现在两方面,一是信用卡获客发卡,分支行有丰富的客户资源。

二是风控审批中,分支行的客户经理更熟悉客户,熟悉当地经济环境。

  但是,授信审批权限分散化也可能带来评审标准不统一、地方分行为了冲业绩而单独实施较激进的风控政策,导致总体不良难以把控的可能性。

  工行牡丹卡中心上述负责人表示,目前,信用卡授信审批权限集中至总行牡丹卡中心,管理层级的提升增强了授信审批业务的管理能力,有利于专业化人才队伍的建设和培养,能够实施标准化的作业流程,统一风险偏好、有效管控区域风险。

  工行已公布的2018年中并未单独披露信用卡业务的不良率,但其整体信用卡透支余额已达到亿元,是的3倍左右。

  信用卡独立被寄予厚望  2015年6月,(,)信用卡中心获得了金融许可证牌照在深圳前海注册,成为具有二级法人资格、相对独立运作的信用卡专营机构。   这几乎是银行的信用卡业务能达到的最高级别的“独立”了。   在2016年全国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,原明确提出当年要指导条件成熟的银行对信用卡、理财、、直销银行、小微企业信贷等业务板块进行牌照管理和子公司改革试点。

  2015至2016年,(,)、(,)等曾经一度公告拟出资成立信用卡业务独立法人机构,前者拟出资100亿,后者称信用卡全资子公司的注册资本金98亿元。   光大银行当时的公告中称,专业化经营的信用卡公司有其独立、灵活的科技系统、风险控制、产品和服务体系,能有效提升信用卡业务发展决策的灵活性,有利于进一步发挥信用卡规模效应,并更加市场化。 专业化的运营能力和灵活的经营决策力,可以推动信用卡业务向规范化、规模化、专业化、标准化方向快速发展。   但此后监管并没有就成立信用卡子公司给出明确的指导意见。

据一位光大银行信用卡中心的前员工回忆,当时还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,但后来一直搁置,没有下文。   目前,银行的理财子公司、金融科技子公司已相继落地,而此前曾被寄予厚望的信用卡业务,还尚未迎来政策的东风。   据2018年支付体系运行报告,我国当年在用发卡量亿张,同比增长%,应偿信贷余额万亿元,同比增长%。 人均持有信用卡张。 “我国的人均持卡张数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,在经过初期的跑马圈地式规模扩张后,信用卡业务必将进入更深层次的用户运营阶段,需要更专业的运营能力,尤其在面临产品的正面竞争时,更灵活的策略、更强大的科技支持、更专业的人,都是非常有必要的。 如监管放行成立独立的卡公司,无疑将再次释放信用卡行业的巨大能量。

”上述信用卡行业从业人员表示。

友情链接: